火烧云

文笔练习中。

国家,骑士与皇后

  此文又名三耀同堂

  国设+扑克+国象

  如果能接受的话请继续阅读



    凌晨两点半,即便入了夏,空气中残留着春的微凉。晚风簌簌,夜雨声声,将夜称得更为寂静。

 

    王耀披着一件单衣在微暖的灯光下准备着明天会议上要使用的材料,身前的文件叠了近十厘米高,长时间的工作与熬夜让王耀的眼底泛起了淡淡的青色。

 

    终于做好工作的王耀起身舒展了下因长时间工作而变得有些僵硬的身体,此时夜雨已止,天空隐隐泛起了鱼肚白。在王耀估摸着自己能在开会前睡几个小时的时候客厅传来的奇怪声响引起了他的注意。

 

  难道是遭贼了?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王耀否决,他的住所不仅对外是绝对保密而且不远处还有重兵把守,根本不可能有小偷进得来。恐怖袭击就更不可能了,狡诈的恐怖分子根本就不会把袭击的地点选在这样一个偏远的郊区。再三思量也没得出个所以来的王耀决定亲自下楼看看。

 

    王耀拿过一把制造轻巧的便携式手枪摸下了楼,奇怪的是,客厅的灯并没有被点亮,他也没感受到除了他以外的生命的存在。可越是这样王耀就越是警惕,太过安静了。

 

    可是王耀躲在暗处观察了十多分钟仍然没有发现一丝异样,他不禁有些怀疑自己是否因为熬夜太久导致了幻觉的出现。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迅速靠近了他,他毫不犹豫的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开枪,却被轻而易举的闪过。

 

    在他被夺去手枪,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时候客厅的灯亮了。他看清了压制着他的人的脸,王耀的瞳孔瞬间缩紧,那竟是一张与他无一般二的脸!

 

   “嗯……那个……我们的到来虽然有点唐突,但是绝无恶意。”那个人缓缓的说道,“请相信我们,而且除了相信外你并没有其他的办法。”

 

    王耀注意到对方话语中的“我们”。

 

   “哎?这个黑色的硬邦邦的金属是什么?看你刚刚用的时候威力挺不错的嘛,是这个世界的魔法道具吗?”另一个稍微软些的声音响起,香肩半露,穿着华美服饰的“王耀”用好奇与探究的目光摆弄着他被夺走的手枪。

 

  “你愿意相信我们吗?”压着他的人坚持不懈的重复道。

 

  “你不也说过,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吗?”

 

    得到解放的王耀起身,走向厨房“我去给你们泡杯茶,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能给我解释下原因,三个小时后我的助手会来,而五个小时后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要开。”

 

    身着华服的王耀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似在他的客厅内东瞅西瞅,有时还带一声惊叹。而刚刚压制着他的人则对他的阳台情有独钟,摆弄着那些花草挂饰。这就是泡完茶回来的王耀看到的情景,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你们是谁?”

 

  “我们和你一样,都是“王耀”,来自不同世界的“王耀”。”

 

  “好吧,那你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哦,这纯粹是一个意外,是我那个总爱研究些奇怪魔法的骑士长的过错……嗯,你这儿的茶很不错,有没有什么茶点?”身穿华服的王耀说。

 

  “我和他的经历有点相似,我侍奉的王后殿下不小心启动了一个远古卷轴,结果把我送到了这里。不过你不必担心,我的王后殿下精通魔法,他很快就会找到把我送回去的方法。”穿着像中世纪欧洲骑士长袍的王耀说。

 

  “……咳咳咳。”华服的王耀像被茶水呛到似得开始咳嗽。

 

  “怎么了?”

 

  “额……不,我想说……恩……我的骑士长也很快会找到把我带回去的方法的。”

 

  王耀盯着他们看了好久,就到他们几乎要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他才缓缓开口“好吧,你们可以在这里先待下,但是有几个要求。你们不能随便离开这里,也不能随便出现在人前,我的身份比较特殊,那会给我造成很大的困扰……”

 

  “你不好奇我们是谁嘛?”

 

  “没兴趣,反正你们很快就会消失。”

 

  “等一下,”先前压制着他的人皱起了他秀气的眉毛“你说你的身份特殊……你在这个世界是也是王室的最高成员么?可是这里的表现并不像是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王室。”

 

  王耀一口喝尽已经凉透了的茶,“没了,一百多年前人民起义推翻了最后一个王朝,现在的掌权者是名为政府的行政机关。而我,代表的是这个国家。”

 

  “这么说你是这个国家的化身咯!这比我们用一口大钟选取国家最高掌权人还要让人吃惊。”华服的王耀吃惊的捂住了嘴,像他从前见过的许多贵妃那样。

 

  “世界真是不可思议。”骑士装的王耀感叹着,给自己喂了块糕点。

 

  华服的王耀沉着脸思考了会儿,忽然歪着头露出一个堪称可爱的笑容“哎,即使你不想听,我还是想讲讲我国的事情,也想了解更多异世界的我的故事。而且我想这些知识一定很快就能派上用场。”华服的王耀神秘的着了眨眼,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身旁的骑士装王耀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不,我只是不太习惯自己的脸做出那种表情。”骑士装的王耀稍稍移开了视线,王耀则在内心复议表示赞同。

 

  华服的王耀白了他们一眼,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我来自一个叫做赤棋的国家,国家的政权由五名最高掌权人掌握。他们分别是国王,皇后,骑士,战车,主教,如我刚刚所说,他们是由一口被我国奉为神器的大钟随机选出,只是国王一定会是皇室成员。”他叹了口气,“天知道那口古怪的大钟为什么会选则我做为这个国家的皇后,搞得我不得不去学习女子的礼仪,还得打扮成少女的模样。”

 

  另外两个王耀同情的看着他。

 

  “我的国家叫做黑桃,与另外三个国家:梅花、方块、红心共同屹立于世界之巅。我的国家由三个最高阶级掌管,分别是King,Queen与Jack。King必须从王师中选拔,而Queen则没有这一限制,Jack的选拔最为严格,必须经历重重考验,并在打败往国内所有的将领后才能被认可。我则是黑桃的Jack兼骑士长。”

 

    国际象棋和……扑克牌?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王耀忍不住黑线。

 

    王耀沉默了半响才说道“我所代表的国家叫中国,全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也是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目前正在努力的进行社会转型并努力的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

 

  “啊,好随便啊。”华服的王耀耸了耸肩,这让他的衣服又往下滑了一点。

 

  “真是敷衍了事啊这个世界的我。”骑士装的王耀斜眼望着他。

 

  “信不信我把你们从这里丢出去。”

 

  “如果你不怕我们给你惹麻烦的话。”

 

  “请便。”

 

  有那么一瞬间,王耀想一枪毙了这两个家伙。

 

    对于他的窘态,华服的他给予了一串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而骑士装的他则投入了厨房的怀抱。王耀突然觉得头很痛,这种状况不亚于面对联五的另外四个成员的时候,甚至超越了他发现自己的妹妹借着写菊湾的同人文的名头悄悄在台湾省境内传播all耀邪教的时候。

 

    突然之间传来一声清响,宽敞的客厅里腾升起两个巨大的魔法阵,只有在漫画和电视剧中看到的那种。魔法的光芒绚丽无比,掩盖过太阳的光线。耳边响起了巨大的轰鸣声,客厅内的摆件发出清脆的碰撞声,朦胧中王耀感觉有谁推了他一把,然后他彻底失去了知觉。

 

    当一切重归于止,阳光穿透薄纱似的帘子映入屋内,空无一人。

 

  “……人呢?”

   骑士装的王耀端着新出炉的的包子望着空无一人的客厅,有些迷茫。突然,他想到了刚刚的声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这时,有什么人叩响了门扉。


评论 ( 8 )
热度 ( 20 )

© 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