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烧云

文笔练习中。

神鬼生死簿 第一章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已过了立秋,街道两旁的枫树渐渐染上绯红。开学日也逐步逼近,家长们欢呼着终于迎来解放日,孩子们则疯狂的抄补作业以挽回两个月的放荡时光。

 

  不同于轻松的中小学校,小城里的大多数高中已经开始了学业,高中的课程从周一到周六,除周六外其余日子都得去学校上晚自习。现在是星期六下午五点二十一分,所有的学校都结束了课程,大部分学生们也回到了各自的家。

 

  “砰!”

 

  散落在绿化带上的塑料瓶被用力的踩扁,发出有些微不足道的凄厉的嚎叫。夏雨荷收回了踩在塑料瓶上的脚,再默默把它拾起来放进书包里。夏雨荷是一名就读于公立中学的高二学生,父母离异,她随了母亲,可母亲却抛下她和外公外婆跑了。

 

家里没什么经济来源,为了供她上学,外公外婆两个年过古稀的老人家整天奔波在外,拾垃圾,卖农田里种那点瓜果蔬菜。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夏雨荷被迫从小开始独立。她知道外公外婆的不易,除了在学习奋发图强外,她也会帮忙捡拾路上的塑料瓶换钱补贴家计。

 

  “喂,那边的小矮子!”有些刺耳的女声在耳畔响起,紧随而来的是脑袋上传来的刺痛感。夏雨荷用手捂住红肿的伤处,弯腰将砸伤自己的空罐捡起来放进旧布袋里。这一连串动作夏雨荷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而且全程面无表情,眼睛都不曾离开过地上的空罐,这让施害者心生不满。

 

  “啊啊,果然是农村出来的垃圾,连反抗也不会吗?怎么样,大城市的空气很棒吧?可惜啊,这里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对方换了个更为轻蔑的表情,“你不配啊——婊子!”故意把声音拉得很长,希望能从夏雨荷的脸上看到些不一样的表情,可对方仍是低垂着眼,一副听话顺从的模样,这令她感到无趣。“透着穷酸的垃圾臭的丑鬼,滚远点。”她用力踢开脚边的石子,骂着不堪入耳的污秽词语转身离去。

 

  夏雨荷看着滚到脚边的石子,攥紧了衣袖。刚才那个女生叫方晨乐,是学校有名的不良少女,成天无所事事。介于她拥有自己的势力以及种种原因,不论她是上课公然带头捣乱还是翘课,校方都一概不理,她失去了最后的枷锁,便愈发嚣张起来。这本来与她没有任何关系,她只想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可某一天,方晨乐带着自己一帮小弟把自己围在了角落,将自己辛苦完成的作业撕碎后砸回她的身上。

 

  从那以后,她便时常受到方晨乐和她的小弟们的欺侮,有时候是撕作业,有时候是拿东西砸她,有时候会拿剪刀剪她的头发,最严重的一次,她让她的手下打折了腿,满身是伤。幸好她的同桌恰巧路过,赶紧背着她去了最近的医院才没酿成大祸。她不是没想过反抗,可每一次的反抗都只会招来更大的欺侮,她只能默默忍着,欺侮的次数多了,也就麻木了。

 

  她不敢告诉外公外婆,便将这一切告诉了交情不俗的同桌,同桌听后异常愤怒,拍桌而起,怒斥道“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待他稍稍缓和后又问她“你为什么不反抗?你难道想这样一直被她们欺负下去吗?”

 

  闻言,她只得苦笑着摇头。反抗?她当然做过。在连续数天受到方晨乐一行人的欺侮后她敲响了办公室的大门,将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的全盘托出。听完她的倾诉,老师沉默了很久很久,办公室里陷入一股诡异的沉寂,不知怎的,她陷入内心深处不安的慌乱中,女生特有的细腻心思让她嗅到了股不对劲的味道。一直沉默着的班主任忽然抬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夏雨荷的心也随着这一声叹气提到了嗓子眼。

 

  “你走吧。”班主任忽然说道,头都没抬一下,视线扑朔迷离。

 

  “啊?可,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我下班了,你也该回家了。”

 

  她呆呆的看着办公室的大门被重重的关上,那可怜的木板甚至还发出了声悲惨的嗥叫。她的希望也被关在了那个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在那个瞬间她突然觉得世界失了光彩,她已经不再拥抱未来。

 

 

  “好啊,你他妈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啊?居然敢向老师告状!啊?臭婊子,贱B,贱人,看着你就恶心,你怎么还不去死啊?!”一个常年跟在方晨乐身边的女混混一边骂着,一边狠命踢着她的肚子。“胸这么大,肯定叫男人摸过,睡过吧!下贱的SB,你就是躺在妓院里求着被男人轮着干的骚货!哈,骚货,贱婊子!我让你告老师,让你告,让你告!”

 

  夏雨荷开始还是咬牙忍受着对她的施暴,可是对方的话越来越下流,越发的淫秽不堪。她受不了了,大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将施暴的女生推倒在地,踉踉跄跄就要往外跑。可是她刚才叫那女混混踢了肚子,连站立都成问题,更别说跑不了,所以她很快就重新被女混混追上,对方怒骂着扯着她的头发就往墙上撞。

 

  幸亏有人路过此地,那女混混不如方晨乐背景深,见人来了,心底浮生出惧意,最后踹了夏雨荷一脚转身消失在小巷深处。“喂,同学,你怎么样了?喂!同学……”那人小心把她扶起,询问她的状况。夏雨荷在那人怀中,只觉得眼前出现了星星点点的白色光点,意识逐渐涣散,消逝在一片虚无的黑暗中。

 

  再醒来时入目的是洁白的墙壁,那样的白,白得纯粹,不知为何她联想到了殡仪馆同样洁白的墙壁。病房的门突然开启,从门后走出一名大学生模样的青年,他拉过病床旁的椅子坐下,削了个苹果给她,她不接就强塞给她。她咬了一口手中色泽优良的苹果,好甜。

 

  “你的事情我大概清楚一些。”他忽然开口,夏雨荷有些沉醉在他富有磁性的嗓音里,可下一秒从她的救命恩人口中吐出的话语却使她如坠深渊,“我帮你找校方商量过此事,希望能帮你拜托她们,可得到的回答是‘不’。我报了警,警察也告诉我不要多管那个小姑娘的事情,叫我好自为之。”

 

  “那我要怎么办……”夏雨荷在父母离异后首次明白了何为绝望。

 

  那人颇为同情的看了她一眼,“我是因为工作才来到这个城市,今晚就要走了,很抱歉我没有办法帮你太多……医药费我已经帮你付了,书包里的东西也帮你找回了,只是被撕毁的书本我没有办法帮你弄好。对了,我已经跟你的家人打过招呼了,这几天就安心在这里养病吧。最好……你最好转学吧。真的对不起,我帮不上什么忙……”

 

  夏雨荷在心里苦笑着, “不,您已经帮了我很多很多。谢谢您。”

 

您这样的好心人,是一定会得到佛祖保佑的。

 

  那么我呢?

 

  全知全能又慈悲的佛祖啊,请您保佑保佑您虔诚的信徒吧。

 

  随后的日子就如这阴沉的天气一样,暗无天日,阳光无法穿透厚厚的云层给大地带来温暖,就如夏雨荷也无法阻止方晨乐等人对她的施暴行为一样。自从她被打进医院后那些苍蝇似的小混混稍微收敛了些,不再那么过分,却也从免不了路上被人故意撞倒,课桌上被人刻上侮辱性的词语。不同的是,这次她损失的课本校方会自动帮她补回连带着报销了午餐费。

 

  夏雨荷比以往更加发奋的学习,希望能考入外地的大学,早日摆脱方晨乐的阴影。

 

 

  废弃的工地里迎面走来一名女生,衣着暴露,画着浓妆,打了耳钉,绝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模样。方晨乐才走到空地中央,方才还廖无一人的空地中便有数位打扮风格与其相似的男女走来,围着方晨乐站成一圈。方晨乐接过手下递来的烟像个女王似得坐在高台上,她用力的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

 

  “哟,大家伙儿最近过得好吗?”

 

  “有大姐罩着,相当好!”整齐划一的喊声响彻天空,声音在广阔的空地中撞出了回音。

 

  方晨乐丢掉手上的烟,弓着身子,把手搭在曲起的膝盖上,道“唉~我这个大姐头还没快活起来,你们这些当小弟的到先快活了。”

 

  一个染了金发的女混混道“一定又是夏雨荷那个小婊子惹您生气了,您消消气,回头我们帮您修理她!”

 

  另一个在下巴上打了钉子的混混接口道“大姐,别为那个贱人耗费心神了,一提起她那个土得掉渣的名字我就想到了她身上的穷酸味儿,可臭死我了,大姐您可别因此而扫了兴致坏了心情啊。”

 

  方晨乐甩了甩手,“欸——这次还真不是因为她,大姐我另有心事。喂,光头,问你点事儿。”被点到名的混混立马应声出列,有些敬畏的瞟了眼方晨乐所在的方向,颤抖着出声询问,“老大,有什么事小的一定照办!”方晨乐盯了后者一会儿,把光头盯得毛骨悚然起了鸡皮疙瘩。

 

  “你们这些男人都喜欢女人为你们做些什么?”光头没想到方晨乐会给他来这么一出,支支吾吾的半天答不上话来,方晨乐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啧的一声直接把人的魂都吓没了。

 

  “报,报告老大!小的最喜欢女人自己送上们来求肏!”

 

  “操,要正常点的,不是这种一看就不是正常男生的要求!”光头彻底懵逼了,正常男生的要求?老大这是咋啦?

 

  “操你妈快给老子说!”

 

  “报,报告老大,小的不知道……老大你是不是有对象了?”光头语出惊人,他原以为老大定要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都闭上眼睛准备挨揍了,结果老大还是杵在原地儿没动,只是一张还算漂亮的脸蛋红扑扑的,浓妆也盖不住。

 

  “嘿,还不算,不过很快就是了,我准备这几天去向他表白,到时候你们等着吃大姐的喜酒啊!一个都不会少!”

 

 

  方晨乐把买来的可乐一口气灌进肚里,末了,把喝空的可乐往地上一砸,还不解气似的又踹一脚。路边的野猫战战克克的望着这一幕,在方晨乐的怒视下夺步而逃。方晨乐往野猫逃窜的方向狠狠的啐了一口“操,连你这畜生也来嘲笑我是吧!”

 

  “怎么了大姐?”一旁的小弟赶忙上前询问。

 

  “他妈的!都是夏雨荷那个绿茶婊的错!”方晨乐朝走来的小混混吼道,眼珠里血丝遍布,形若癫狂,十分恐怖。

 

 

  徐逸是个阳光开朗的帅气男孩,成绩优异,待人温柔,在女生中拥有不低的人气。方晨乐就是徐逸的狂热粉丝之一,她喜欢上这个男孩有一段时间了,兜兜转转终于决定要向对方告白。

 

  离约定好的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了,想到徐逸俊逸的面容,方晨乐像个小女生似得绯红了脸颊。她今天有特别打扮过,她长相还算标志,画着淡妆,梳着马尾,穿着碎花小裙子,乍一看模样倒是清纯极了。只是那一身戾气难以磨灭,显得她有些格格不入。

 

  “方晨乐同学?”好听的嗓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把方晨乐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要开骂,幸亏及时想起自己在这儿的目的才没有酿成大祸。

 

  “徐,徐逸!呃……哦对,是,是我,你不用叫我这么生分的,叫我晨乐就好了。”在与心仪对象本尊如此近距离接触后方晨乐顿时红了脸,说话也不复往日训人时的伶牙俐齿。

 

  “呵呵,不用了,这样挺好,同学之间还是要相互尊重的嘛。方同学你这样打扮我都认不出你来了呢,很好看,很合适哦。”尽管被对方拒绝了说昵称的叫法让方晨乐有些不满,可之后徐逸对她的夸赞让她觉得如在云端,那么点不满根本不算什么。

 

  “对了,你找我来有什么是吗?”

 

  方晨乐在心底暗暗给自己打气,深吸口气,道“徐,徐逸同,同学,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说完方晨乐就紧闭双眼,大气也不敢出,紧张的等待徐毅的回复。哪怕在她心里早已有了答案。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好!……啊?”方晨乐刚刚一个好字出口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发现事实并不是她所预料的那样。接下来的记忆便有些模糊了,她不记得之后徐逸跟她说了些什么,她飞一般逃离了现场。正当她神情恍惚的在公园里闲逛时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笑声,于是她借着绿化林的遮挡,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悄悄望去。

 

  随后她便因为所见到的景象而瞪大了双眼:拒绝了自己的徐逸和夏雨荷有说有笑的走在一起,吃着同一根冰琪凌!于是她握紧了拳头,悄悄跟了上去。对于徐逸和夏雨荷,她是越看越生气,越看越嫉妒。她方晨乐何时如此喜欢过一个男生,为了他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骄傲,改变自己一贯的生活习惯,穿上了从前嫌弃的要死的碎花小裙,洗掉头发,拆掉不该有的耳钉耳环,像个乖乖女似得对人百依百顺。

 

  她为他做了许多,理所当然的认为徐逸也该对她付出相同的努力,在方晨乐心底,徐逸早就是自己的所有物,容不得他人染指,更别说去和另一个女生有说有笑的一起吃饭,看书,喂流浪猫狗了!在方晨乐眼中,徐逸俨然是一个外貌英俊的负心汉,而夏雨荷则是破坏二人感情的恶毒小三!气愤与妒意占领了她所有的理智,逼迫她做出什么来挽回这个局面。

 

  “夏·雨·荷,你个农村来的臭婊子也敢破坏别人的好事,你等着,老子要你生不如死!”

 

 

  这天一早,夏雨荷就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字条,上面的内容令她愤怒却又无法发作:晚上六点以前来XX地方,我们与你做个了解,记着,不准告诉别人,也不准爽约,否则我们也不知道你的外公外婆会发生什么事情。

 

  同桌徐逸在她旁边坐下,见她脸色不对便十分关切的询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她微笑着否定,徐逸见她不肯多说也就不再追问,开始准备一天的学习生活。夏雨荷倚着墙,望着同桌徐逸俊逸的容颜嘴角不自觉绽放出明艳动人的微笑。在她最开始受欺负的时候,唯一帮助她的同学就是徐逸,在她出院后就天天护送她回家,让她摆脱了不少麻烦,她十分感激对方,却不知道能为对方做些什么。

 

  不知何时,徐逸已然成为了她不可或缺的人,她的生命缺了他就是不完整的。她看着他,只希望时光在此停留。却不曾想,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叫人看在眼里,并让某些人恶毒的诅咒着。

 

  天色渐黑,夏雨荷来到了约定好的地方却发现空无一人。这里似乎是某个不再工作了的作坊,周遭诡异的寂静让她感到不对劲,可碍于纸条上的威胁她又不敢爽约离去。她只好硬着头皮喊“有人吗?”声音在这片隐秘的空间里循环播放。

 

  夏雨荷踌躇着要不要离开,来时的大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关上,她赶紧冲上前去想要把门打开,却悲哀地发现门被人从外面上了锁。“开门啊!”她一边大喊着一边用力拍着门。

 

  突然!一双手从后面抓住了她,抓着她牢牢不放的同时还不安分的伸进因纽扣崩坏而敞开的衣领里。另一双手则压住了她想要踹人的腿,扯着她的裤子就往下拉,她哭喊着,尖叫着,却只换来男人们更加兴奋而放肆的笑声。

 

  痛,真的好痛。一个,两个,三个,四个……究竟有多少个男人曾压在她的身上肆无忌惮的侵犯她她已经记不清了,从开始的拼命抵抗到现在的麻木不忍,她连绝望的泪水都流干了。男人们得到自己想要的就把她随意的丢在这里,寒冷一点一点剥夺了她的意识。

 

  “老大,等她醒了说不定要去警察局告我们的呀!爽是爽了,可是您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哼,傻逼,一把火烧了不就没事了?”

 

  “这个贱婊子,就是被男人压在身下肏的命,这叫活该!”

 

  “老大说得对,老大说的都对!”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熟悉的不熟悉的声音,她已经分不清了。她感觉有什么东西浇在了她裸露的身体上,紧接着,她被一股难以抵抗的炽热包围。耳畔不断传来噼啪噼啪的响动,焦糊的气味刺鼻难闻,她沉睡在了漆黑的海底。

 

  在合上双眼的前最后一秒,她所见到的,是比太阳还要炽热的绯红色的火海。

 

  “这便是……你杀人的理由么?”

 

  在熊熊烈火中,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她还未来得及做出回应,就就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评论
热度 ( 9 )

© 火烧云 | Powered by LOFTER